人生之旅有曲折

来源:江西省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12-09[关闭][打印]

  谢虞/修水 

  有一种树脂,本来很卑微,时间磨炼了它,给了它一个非常“动作”,滴落了一点脂在苍蝇身上,几十万年后,人们改称它为琥珀,于是,便有了连诚身价。琥珀,就是古代松柏树脂的化石。 

  一块花纹奇怪的石头,雕刻匠在它身上刻了某个皇上的名字,于是,在那平平常常的几刻钟里,它来了灵性,有了威严,从此,它不叫石头,也不叫玉,叫玺。玺便有了呼风唤雨的神力,用它调遣千军万马也不在话下。时过境迁,朝代更迭,玺便失去了灵性,连一根稻草也不听它的了,本质上,它又还原为 

  一块石头。 

  一颗树种,丑陋、细小,烈日晒了它几个月,洪水冲了它埋在阴沟里几个月,焦皮烂骨了,又被狂风刮进了悬岩石缝,只有一星尘埃体恤着它,但就是这星点儿尘埃,它也未忘记发芽,接着,根须颤巍巍地抱牢了岩石,支撑着一个无畏的躯体,立在那里一年、二年……后来,它成了名松,有了名字,被印进画册,成了著名风景。 

  有一种历程,比如瀑布的历程,刚一起步就喧哗上了,那样雷霆万钧,不可一世;那样跌宕磅礴,叱咤风云。但是,当知道它想的是奔向大海的时候,人们发现,它在它前进的目标方向上,其实只是前进了很短的几米。 

  有一种人生像那种琥珀;有一种人生像那块石头;有一种人生像那颗树种;也有一种人生像那样的瀑布。一时一事的沉沧或荣耀并不足为训。时间和空间是最公正的,但它又是最喜欢调侃的,细想想,我们老年人的那些懊丧,无不是因为自己的近视和浮躁吗?自然界万事万物的发展变化都有它的规律性,人生亦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