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花苦寒香

来源:临川区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8-20[关闭][打印]

  雷兴堂/临川 

  茶花在苦寒中绽放飘香,人在苦难中显风骨见真情。我的岳母姓雷名茶花,人如其名,在苦寒中飘香,在苦难中向上,为后人树立一个好榜样。 

  她老人家寿高七十九,已经去世三十多年,街坊邻里的人们聚在一起闲谈时,还常常会讲一些她生前的故事,说老人家良心好,善心真。 

  她老人家常挂在嘴边的两句话:做人要有良心;做事要有恒心。有时候,她还会作进一步的表述;有良心的人得人心;有恒心的人得事成。她的为人和言行一致的风格,在当时新积街上和附近几个村子里,确实很受人敬佩。所以当年老人家出殡那天,有好几百人排成长长的队伍,绕着村街为她送行,也有不少人还在她的墓地久久不愿离去,并谈论着她生前点点滴滴的往事。 

  解放前几年,我岳父把老家几亩田出租给别人家耕种,岳母跟着丈夫去杭州开了一家竹椅坊,基本上能把日子维持下去。 

  岳父因劳作不停,积劳成疾,一病不起。他在临终时说要“叶落归根”,岳母哭着连连点头,满足了他最后的要求便闭上了眼睛。 

  要把我岳父从杭州运回抚州老家安葬并非易事,她咬咬牙,拍卖了竹椅坊。 

  在几个徒弟的热心帮助下,她带着一个仅三岁的儿子和三个女儿,当时自己还有身孕,和徒弟们一起抬着丈夫的灵柩安放在租来的一条船上,历经半个月的艰险,把护送到老家。 

  安葬完岳父后,岳母收回几亩出租的土地自己耕种,维持着一家人的基本生活。由于操持家务劳累过度,导致岳母身体逐渐衰弱,疾病缠身。这时,她又想念起长眠地下的老伴,跑去坟头烧香烧纸,哭上一阵。 

  合作社后,岳母家的生活逐渐得到改善,岳母身体也逐渐好起来。由于她工作任劳任怨,曾先后被评为地、县、乡三级女劳模。 

  60年代,因杭州城市拓街扩路,岳母接到杭州来信,说岳母家杭州的三间旧房市政府要拆除,有些补偿款要她去签收。她当即请人写回信,无偿捐献给国家,一分钱也不要。 

  可是,在政治运动一波接一波的年代,是非被混淆,黑白被颠倒,有理说不清了。在“四清”运动中,大队和小队干部都成了清查的对象,我岳母因受大小队干部“重用”而成了“四不清”干部的“帮凶”。“四清”工作组和“贫协”小组的人放出话来,要把她重新划为“工商业资本家”或“地主”,理由是:她家有“老财”用不了,所以才不要在杭州房产拆除的补偿款;丈夫在世时在杭州开竹椅作坊顾好几个徒弟有剥削;老家的田产出租也有剥削。这一来势汹汹的运动,把她老人家确实吓得不轻。 

  党中央毛主席及时下发了《二十三条》纠正了“四清”运动中的过火作法,明令“四清”运动不能重新划阶级成份。这样,她家才没有上升到“资本家”或“地主”。 

下一篇:妻子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