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道歉

来源:余干县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8-20[关闭][打印]

  刘绍芬/余干县

  人世间有迟到的爱,也有迟到的道歉。笔者亲历了迟到的道歉一幕。

  2018年4月12日上午10时58分,在余干县玉亭镇市民公园,一位年过七旬,白发苍苍的退休护士黎某急步趋前,紧紧拉着年龄比她还要大二、三岁,满头银发的退休教师的手,声泪俱下地说:“卢老师,当年我小不懂事,冤枉了你,玷污了你的名声,今天向你当面道歉”。“你的一声道歉,我等了50年啊!”卢老师缓缓地说。

  事情得从1968年说起。当年卢老师是卢家大队民办教师,丈夫远在外省工作。黎某随当赤脚医生的丈夫洪某,在大队医务室从事护理工作。医务室紧挨村小,两家人常有来往。一天,卢老师去县医院探望一位生病的亲戚,洪某要去县卫生局办事,两人便同路去了趟县城。二天后,不足百户的卢家村传开了卢老师与洪医师在县招待所手牵手,开了房的绯闻。黎某不分传闻真假,怒气冲冲地跑到学校当众指着卢老师的鼻子高声辱骂:“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到县城去偷汉子!”卢老师是位知识女性,懂得清者自清的道理,不气不恼,不骂不吵,只是对着围观的观众说了句:“身正不怕影子斜。”

  第二年,卢老师随丈夫去了外省,进了一家大工厂的子弟学校任教。不久后黎某也跟着丈夫一块调离了卢家大队。

  谣言毕竟是谣言,数年后,黎某得知了事实的真相:当年丈夫在招待所确实同一位女性牵过手,但并非是卢老师,而是招待所的一位女服务员。

  真相大白后,黎某深感对不起卢老师,一定要当面道歉,还她个清白,但一直没有这个机会,一幌50年过去了。

  笔者同卢老师从小一块长大,又是多年的同窗。她今年回老家探亲,说要约见一些老朋友、老熟人、老同学拉拉家常。

  笔者与黎某夫妇也算是熟人,且又同住在县城。通话中,笔者询问卢老师是否可以同黎某见上一面,她回答可以,于是便有了开头的那一幕。

  事后,黎某不无激动地告诉笔者:“感谢你成就了我向卢老师当面道歉的机会,还了卢老师一个清白,一个公道,让她曾经受过伤害的心灵得到抚平,我也落下了压在心头整整50年的一块大石头”,正是“相逢一笑泯恩仇”。

下一篇:天塌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