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老年大学里获第二春

来源:崇仁县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8-20[关闭][打印]

  余 帆/崇仁县 

  张丽是我老年大学的同学,她虽然年过五十,却还显得年轻,爱说爱唱,性格开朗,对人也热心,有时还拿着部相机拍拍照。昨天我到校门口时,她要给我拍照。我本来就没有好心情,却又盛情难却,只好勉强地让她拍了两张。 

  晚上,张丽同学传来张我的照片,并用手机打来电话说:“看看你的脸,这么发愁干什么?” 

  “还能不愁吗?儿子在外地工作成家了,女儿出嫁了,一年前老妻竟然患病离我而去了......”我说。 

  张丽听后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心胸要开阔,不愁吃又不愁穿的,还要发什么愁?你这不是自找苦吗?”正在我一时无言对答时,她放低了声音,神秘地笑了:“告诉你一件好事,班上有位单身女士,她已经暗暗地看上你了,还长得挺年轻的,怎么样,要不要牵牵线?” 

  她突如其来的一句,好像在我眼前闪过一道亮光。这一年多来,我已经体会了单身男子的难处。屋内屋外,洗衣做饭都得亲自动手,要是有了个伴儿当然好。我半信半疑地说:“你是故意在调我的神经,在骗我吧?” 

  “哎呀,骗你是小狗,不过你得好好表现表现,像你这样整天愁眉苦脸的,谁会喜欢你呀?” 

  “那她是谁?”我连忙问。 

  她神秘地笑了:“心急吃不得热豆腐,保密,暂时保密。” 

  一个月后,张丽又发来这张我的相片,来电话又是这么一句话:“看看你的脸!” 

  想不到我前天进校园时,张丽抢拍了我这张照片。照片中的我,没精打采的样子。说实在的,我确实打不起精神,进老年大学只不过是消除独自一人在家的寂寞罢了。这一个多月来,张丽没有提给我牵线的事,在班上也没发现有什么女学员欣赏我,看来张丽真的是在戏弄我,调我的神经,哎,真没劲。 

  可电话里的张丽却像知道了我的心事似的,连珠炮似的炸开了:“就见你,整天把‘老’字挂在嘴上,你才六十岁,身体又好,算得上老么?即使老了就不要过日子,不要感情了么?姜是老的辣,霜叶红于二月花。你呀你,怎么自己看不起自己,整天没精打采的,还有谁会相中你?” 

  张丽的话对我触动不小,我懂得“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道理,老年人要有宽阔的胸怀,老当益壮的气概。于是我虚心学习,越学越有劲,门门功课出类拔萃,也许是我真的还没有老,竟然找到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 

  两个月后,张丽又给我传来一张照片,照片中的我“容光焕发”。并在手机电话中说:“亲爱的先生,你的脸已经够格,明天上午八点钟在公园里的湖边恭候吧!” 

  “她是谁呀?”我有点儿急不可待了。 

  这时,我耳边竟然响起了张丽亲昵柔和的声音:“你这个书呆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嘛!” 

  哦!我恍然大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