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碑”的背后故事

来源:铅山县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7-03[关闭][打印]

  杨必正/铅山县 

  抗战时期,著名人口论学者马寅初在重庆因直言罹祸,被蒋介石囚禁,后放逐到当时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驻地的江西铅山县鹅湖寺囚禁。他在古县衙永平镇,见到了著名的“白菜碑”,并感叹地说:“如果官员都有笪县令的境界,何愁国家不兴!”     

  说起铅山“白菜碑”,要从徐九思讲起。 

  巧合的是,在中国历史上还有一幅《青菜图》。这幅《青菜图》的主人是明嘉靖四年(1525)江西贵溪人氏的徐九思出任江苏句容知县所绘。碑上是他自己画的一棵大白菜,两侧题写了一幅楹联:“为民父母,不可不知此味;为吾赤子,不可令有此色。”他在句容任职九年,就像白菜碑所表述,为官清廉,自持节俭,办事公道,不徇私情,深受百姓爱戴。 

  徐九思逝世后,句容县百姓建造了一座“遗爱祠”,供奉清官徐九思。遗憾的是,句容县的青菜碑和遗爱祠没有保留下来,但铅山的“白菜碑”却屹立不倒五百余年! 

  无独有偶,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家藉江苏句容的笪继良来到铅山任县令。那正是明朝后期,社会矛盾日益恶化,政权日趋腐朽没落的年代。统治阶级的苛捐杂税、地主豪绅的巧取豪夺,民不聊生,压得穷苦百姓苦不勘言。 

  万历四十六年,朝廷借口辽东战事吃紧,向百姓前后三次加派“辽饷”。当时,铅山县总人口已锐减至不足两万,竟也被加派辽饷两万余两,百姓负担沉重,民不聊生。面对朝廷增加负税,笪继良力改弊政,体恤民情,鼓励农耕,尽全力维护贫苦百姓生活,使铅山人在朝廷的狂征暴敛和地主的盘剥压榨下得以生存温饱。 

  或许是感怀于家乡县令徐九思的清廉,笪继良也在铅山刻画了一块“白菜碑”。他从当地找来一块大青石板,描绘了一株清瘦硬直的大白菜图,并题辞“为民父母,不可不知其味;为吾赤子,不可令有此色”。然后,请匠人将书画镌刻在石板上,立于县衙进门的醒目处,天天以警示告诫自己和僚属要体贴民生、为民办事。 

  这块“白菜碑”比徐九思的“青菜图”迟了八十多年,虽然书写人不同,画碑不同,地点不同,但立于世人面前,却一样警示与鼓舞人心:俗话说,作为地方父母官,不能只图自己安逸享乐,不问民间疾苦,不知白菜的滋味;对子民百姓,不能让他们缺衣少食,饥寒交加,面带菜色。 

  笪继良说到做到。深入乡村,体察民情。他发现当地人缺医少药,就设法从外地请来名医,广设药铺,方便百姓看病购药,同时力除当地不找医生看病而是找道士“打沙墩,跳神舞,赶魔鬼”的封建迷信活动。发现新岭山上常有猛虎出没,伤害人畜。他就亲赴现场巡视,组织猎人,悬赏驱虎,使当地群众得以安居乐业。不仅如此,他还重视儿童教育,兴学办校,修膳书院,广招学子。又主持修纂了铅山县历史上第一部记事全面的县志,至今十分珍贵。 

  六年后,笪继良因政绩优秀,被升任虔州(今赣州)州牧。离开铅山时,家家户户焚香燃烛,男女老少洒泪相送几十里。民众深怀其德,不久老百姓集资兴建了“笪公祠”,并购置田产,以供祀事。为活人兴建祭祀堂在中国历史上十分罕见。多年后县衙房倒塌,老百姓将“白菜碑”迁移于笪公祠内保存,一并拜祭。沧海桑田,历经风雨的“笪公祠”屡遭战乱也坍塌了,百姓又将《白菜碑》移至“报本坊”的墙壁上保存。“报本坊”本是铅山百姓为表彰南宋少年申世宁代父受刑的孝行而建的纪念牌坊。南宋绍兴六年(1136),一个叫潘逵的将领起兵造反,叛军行至铅山时,要杀害申世宁年迈的父亲,申世宁挺身而出,愿代父受刑,他身中三刀而面不改色,叛军大为讶异,为其大孝而感动,不仅停止行刑,而且解下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伤口。朱熹听闻申世宁的事迹后,欣然题写了“报本坊”匾额。辛弃疾也写了一首《题申孝子世宁》的词,称赞“世宁孝行何高高,慨慷性命轻鸿毛”。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那场“破四旧”的浩劫中,铅山有百姓又用石灰沙浆把嵌入“报本坊”墙壁上的《白菜碑》粉刷一遍遮盖。并将大捆茅草柴堆砌在这座破败的建筑中,使《白菜碑》成功躲过了灭顶之灾,才安然无恙地完整保存到今天,实属奇迹。 

  铅山的“白菜碑”经历五百余年的风雨变迁,至今屹立不倒。从廉洁文化教育的角度看,《白菜碑》仍有它的现实意义,可以说它是一个具有鲜明江西本土文化特色的活教材。当然,笪继良的两句题词有其时代局限性。现在的各级领导早已不是老百姓的父母官,而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公仆。正如铅山县纪检办公室门前标题的两句话: “为政当思民疾苦,做官常怀律己心”的警示语,却是任何时代为官者都应具备的,尤其是我们共产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