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韵味读人生

来源:南丰县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7-03[关闭][打印]

  朱树群/南丰县 

  在我不多的藏书中,有一本岳麓书社2005年出版的《我的书房》。深棕色的封面,王世襄先生题的书名。十二年过去,这本已经泛黄的小书,仍然是我经常翻看的书籍之一。若问为什么,似乎也说不出些大道理,只是觉得有种亲近感在我和它之间悄悄弥漫。 

  当年《开卷》杂志的总编董宁文先生萌生创意,邀约国内各界名家为《开卷》写了这一批命题作文。文章有长有短,亦庄亦谐,却都是大家笔墨,有一种风范隐约其中,令人肃然起敬。虽是说书房,却是写人生,不疾不缓,不怒不惊,不嗔不喜,实在是让我们这些后生晚辈折服。 

  杨绛、方成、苏叔阳、屠岸、流沙河、周有光……数十个在中国文化史上熠熠生辉的名字,给这本书添加了分量。而由书房延伸开来的悲喜文字,仿佛把一部文化史拉进斗室,镌刻在一幅幅匾额上,变得妙趣横生。著名编辑家朱正的书斋,名“十全书室”,因收藏有鲁迅、孙中山、蔡元培等十部名家全集得名,令人肃然起敬;著名评论家舒芜,书斋名“问天楼”,其实是间阴暗的地下室,老人苦中作乐的精神叫人钦佩;著名画家韩羽的“半橱书屋”,谦逊如此,实为楷模;著名翻译家姚以恩,在文章开篇即宣布:“我的藏书是我的最爱”,故而他的书斋大名为“藏心书屋”…… 

  书房简直就是主人人品的写照,亦是主人一生辛劳成果的记录,是其世界观、人生观的最好反映。书房所在,中华文化的传承也就融在其中。一间狭小的斗室,坐拥满屋书香、墨香、茶香,实在有一种忘我的惬意。现如今,房子宽了,书房却往往小了,读书用电脑,写字敲键盘,查资料上百度,纸质读物似乎只是书橱里的装饰品,搬家时都嫌累赘,所以精简了又精简。再翻《我的书房》,便有了恍如隔世之感,除去心底的一丝羡慕,总感觉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间堆满书籍的房子。 

  电子产品的便捷,使阅读成了地铁车站里的喧嚣,成了鸳鸯火锅旁的八卦,成了浅薄时代的俗艳商标。而失去的,是春天飘落在窗台上的那朵落花,是盛夏聒噪在耳边的蝉鸣,是秋浓时小院里渐渐红了的枣子,是寂静无声的雪絮掩埋了天地间的愁烦。更是当我们翻开书页时,那扑面而来的一股沁人肺腑的陈年书香。 

  在我退休之前,就把寒舍做了番认真的清理,也有一间书房的,但却是和夫人共用。两台电脑,各写各的,互不搅扰。而且,这房子还兼了储藏室,零零碎碎地堆些杂物,每每就会有转不开身的情况。但也敝帚自珍,什么也不舍,且什么东西都找得到的,绝不会骑驴找马地瞎翻。如这本《我的书房》,总是能抬手就在眼前。这便也就释然。想想书房也是载体,是文化长河中的点点荧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