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的老伴

来源:新建区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7-03[关闭][打印]

  涂怀金/新建区 

  我与我的老伴是娃娃亲。1971年结婚后,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后来随军,由于我工作繁忙经常出差,她既要上班,又要承担照顾孩子的教育及家务。转业到地方后,孩子读书、工作、成家等家庭事务仍然全落在她肩上。退休后我打算好好陪陪老伴,安度晚年。可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特别是参加了单位老年体协,更是忙的不亦悦乎。老伴仍然承担全部家务。 

  退休后,我想购买台好的照相机和录像机,老伴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对我说:既然是自己喜欢的事情就积极去办。下午,老伴陪着我到南昌购买了照相机和录像机。 

  自从学习了摄影录像后,没想到越来越忙,要我拍摄照片、录像的老年朋友越来越多,家里的事情更是无法顾及,我也曾一度想打退堂鼓。老伴看到我这样忙,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安慰我说:外面的事情你去忙,家务事不用你操心,我会处理好。 

  老伴还十分关心我的健康。前不久我参加体检,发现肾囊肿达十多公分,医生动员我要进行手术治疗。老伴听了后一边动员我尽快手术,一边帮我办理入院手续。手术后,老伴日夜守护在我的身旁,帮助我洗脸擦身,端茶倒水,当我能够饮食时,挑选我喜欢吃的食物煮给我吃。就这样,在老伴的精心护理下,我很快出院,身体康复很好,可老伴为护理我却累瘦了,我流下了感激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