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我心中永远的偶像

来源:宜昌市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7-03[关闭][打印]

  郑冬平/宜昌市 

  挂完父亲的电话,我的泪水仍然止不住地往下流。电话中,父亲不经意的叹息,依旧回响在我的耳边,像一把把尖刀刺扎着我的心灵,让我痛彻心扉。想想,我因远嫁他乡,又有年幼的孩子,致使已很久没有回老家去看望父亲了。每天整日为生计而忙碌,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回去看看老父亲。偶尔通一下电话,说话声音也总会被抽泣声所淹没。 

  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他白手起家,凭借自己一双勤劳的双手养育了我们姐弟四人,艰难地为我们撑起了一个温暖的家。为了生计,他曾尝试做过各种小本买卖。从养鸡,养鸭子,到开小饭馆、种木耳蘑菇等。苦没少吃,罪没少受。他虽然没什么文化,但他脑子灵活,能折滕,会赚钱。在90年代末,他凭借自己没日没夜赚来的血汗钱,为我们家建起了楼房,这也是我们镇上第一座楼房。这对于当时我们那个国家级贫困县来说,能填饱肚子,还能住上楼房,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所以,当时,我们家成了十里八村的人羡慕的对象。而父亲,则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他们口中所称的“大能人”。似乎从那时起,父亲就成了我心中不可撼动的偶像。 

  父亲对我们没有太多言语上的教诲,对我们的爱,就像涓涓细流,体现在点点滴滴,无微不至的小事中。记得,那是上初中的一天。临近放学时,突然下起了大雨。不久,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地被自己的家人接走了。只有我,站在教室门口傻傻地发呆。我心里不断地在祈祷:老天爷,雨下小点吧!这时,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我定睛一看,是父亲。他二话没说,背起我便冲进了雨中。谁知后来,雨却越下越大。我趴在他瘦弱而坚实的背上,看到他头上不知何时又添了许多白发,眼泪随着雨水,情不自禁地往下流。 

  父亲很崇拜有文化的人。一直以来,他之所以那么拼命地挣钱,一来是为了让我们一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二来,是为了攒足钱,以供我们将来上大学,成为他一直崇拜的那种“文化人”。可惜事与愿违。由于各种原因,我们还是没有能完成他的心愿,这算是父亲人生中的一大遗憾,也是我们四个孩子,最对不起父亲的地方。 

  作为家中顶梁柱的父亲,虽然历经诸多坎坷,但一直积极乐观。无论碰上什么困难,都是一个人默默地扛着,从没见过他悲伤、气馁。可是,后来家里发生的变故,像座座山一样,压得父亲喘不过气来。先是大姐在上海打工患上精神分裂症,严重时六亲不认,要自杀。在精神病院,一住便是一年半载。而后年迈的爷爷又患病,卧床不起。我常常见他,无助地坐在沙发上发呆。一坐便是老半天,呆呆地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眼里时而有泪水滑落下来。 

  父亲,曾经生活的重担未曾压垮过他,而如今,到了晚年,生活的担子再次向他袭来,令他不堪重负。远嫁他乡的我,不仅不能对他有所分担,甚至就连最起码见个面,都难上加难。为此,我深感自责,希望父亲能够健健康康,希望我们家能尽快地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