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的老歌情

来源:瑞昌市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3-29[关闭][打印]

  老伴天生有一副好嗓子,从小酷爱唱歌,念小学、中学常常登台独唱。1961年参加教育工作后又是担任音乐课,为了教好每节课,她十分认真,每天清晨起床就跑到空气清新的山坡上高歌几曲。我经常听得如痴如醉。在她的影响下,我历经一年多的勤学苦练,学会了拉二胡这乐器。每当茶前饭后,一有时间就过着“妹妹唱歌郎奏琴”的欢乐生活。 

  1968年我俩下放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老伴仍然保持着对唱歌的痴迷。有一天,我俩在田间劳作,突然从附近高音喇叭里传来“洪湖水浪打浪”的优美歌声,我们心里顿时激动不已。记得“文革”时,我们常常为了看场露天电影不辞白天劳累,竟然跑几里夜路到公社观看电影。有一天看到放《洪湖赤卫队》的海报,好心的生产队长为满足大家看电影的愿望,下午提前收工。匆匆吃完晚饭,我俩与30多名下放劳动的伙伴跑了五里多羊肠小道到公社广场观看,哪知天公不作美,两名放映员刚挂好银幕突然暴雨滂沱,放映地点只好转移到公社大礼堂内。正当500多名观众津津有味的观看时,突然闯进了10多名荷枪实弹的造反派头头,气势汹汹的说:“《洪湖赤卫队》这个影片是为大军阀、大土匪贺龙歌功颂德,树碑立传的大毒草。”“勇士们”居然把两位放映员抓走了,500多名观众只得望幕兴叹,扫兴而归。 

  时隔50多年,这一憾事仍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虽然当时没有看完这场电影,但老伴和一些好友们仍然爱唱《洪湖赤卫队》影片中的歌曲和《谁不说俺家乡好》、《毛主席是咱社里人》。《沂濛山区好风光》、《地雷战》、《地道战》和《刘三姐》、《芦笙恋歌》、《怒潮》、《五朵金花》、《映山红》、《白毛女》、《敖包相会》等影片中的插曲。1978年改革开放的和煦阳光照遍神州大地,终于迎来了文艺的春天。那些流行的老歌集摆满了新华书店,在那日常生活都难以维持的岁月里,我们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买了五、六本国内外流行的歌曲,一首老歌,既忠实记载了难忘的历史,又那么久远和动听,这更是老伴一片对老歌倾诉的精神寄托。 

  老伴如今虽已76岁,但前年还报名参加了全市唱红歌活动,她与那些爱唱老歌的姐妹们欢聚一堂,放开美妙的歌喉,唱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些时候的歌曲,台下居然有许多两鬓挂银的老人,眼眶里都噙满着热泪,有的还情不自禁跟着台上哼唱起来,也许是这些老歌优美动人的旋律触动了她们的心灵,使广大古稀老人回到了难忘的岁月。 

  在社会进步,科技发达的今天,虽然有许多流行歌曲,但是广大老年人在“新”的时候,不逐波随流,仍然不离不弃,老歌总不离口。我们全家也被老伴的老歌情愫感染,每遇过年过节全家老小就会到歌厅K歌,K的都是老伴喜欢唱的老歌,老伴常说是这些老歌使我变得年轻,快乐,健康长寿。 

  瑞昌市老年人体育协会 宋增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