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不寻常的裤子

来源:江西省瑞昌市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3-08[关闭][打印]

  每当我打开衣橱取衣时,便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一条西装裤。那是60世纪50年代末,当时每人一年仅3.4尺布票,想添置衣服确是困难。当时,我夫妻二人每人58元收入,勉强能维持全家老小八口人的生活。1960年春节将至,四个小孩都盼望过大年时能穿上一件新衣服。当时老伴在总场工会工作,工会主席是一位南下的老干部,他目睹我家的窘态,就把几面半旧的红旗和几条半旧的红幔当做“废品”卖给我们,记得当时花了五角钱。勤劳的母亲就用平时攒下来的鸡蛋,从一个货郎担子那里换了五包黑色染料,把“废品”洗干净后,放在缸里仔细染了起来,晾干后,这些深紫的布料就像新的一样,老伴和母亲一道花了三天时间,为我和四个孩子每人缝制了一条裤子,当时大家都十分满足和自豪。大年初二我领着孩子们回老家向长辈们拜年,他们的孩子们都十分羡慕,过完年后,老伴将这几条不寻常的裤子洗干净,保存起来,等逢年过节时才发给我们穿。穿了三年我的右裤脚破了两个洞,老伴就把它改成西装短裤,又穿了两年,这条不寻常的裤子才退出了历史舞台。 

  1966年文化大革命为了这件事情,工会一位造反派带头把张主席揪了出来日夜批斗,说他是有意攻击三面红旗和红色政权,同时把大字报贴到我家大门上和床头边,父母双亲整天提心吊胆唉声叹气,生怕惹出大事情,我装着没事,安慰二位老人,没有越不过的火焰山。文化大革命结束后,这位靠打砸抢起家的造反派头,因打人致残,被判了六年徒刑。张主席带着我老伴和工会几位干部到监狱看他,劝他好好改造,重新做人。这位犯错误的同志,感动得痛苦流泪。1983年张主席弥留之际,我与老伴一道到医院看望,我们提起此事,张主席说你们千万别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助人为乐,帮人解困是每个共产党员应尽的职责。 

  50多年过去了,但我仍然把这条不寻常的裤子作为教育后代保持艰苦朴素家风的好教材。 

 

  江西省瑞昌市老年人体育协会 宋增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