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桥牌情

来源:瑞昌市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2-20[关闭][打印]

  我今年77岁,学生时代玩过桥牌,1961年8月参加工作,那个年代,生活甚是艰辛,整天忙于家中8口人的生活和工作,便无暇顾及,把这一高雅的扑克游戏搁置一旁。1995年退居二线后,又开始参加了这一活动,很快与其结下不解之缘。现在一有时间就上网玩上几盘,加之退休后,一直在市老年体协为全市老年人健康服务,根据市会分工要我负责棋牌协会工作,因此与桥牌活动接触就更多了。为了提高我市老年人参加桥牌活动的参与率,2012年春节,我自费购置了桥牌自然叫法和桥牌精确叫法书籍各一本,花了一星期,将这两本书的精髓揉到一起,编了一本《桥牌简要知识》小册子,协会印刷了2000本,赠发给全市71个老年体协分会(其中农村21个老体协分会)。接着,举办了6期培训班,我与4名理事一道,应各分会的邀请,分赴城乡各分会现场辅导。截至2018年底,全市农村21个乡镇(场)、街道办已建起了桥牌队28支,城区已建起桥牌队39支,全市参加这项活动的近千人。农村南、中、北三片每年的“老运会”都有桥牌这一竞赛项目,城区则化为四个活动小组,每月轮流做东,活动两次,这一做法有力推动了桥牌活动的开展。除了搞好本市的桥牌活动外,我还应邀为共青城市、德安县、柴桑区、濂溪区等兄弟单位进行了培训辅导工作。授课时,我深入浅出,列举一些容易的实例,边讲边练,多运用些启发式,很受老年朋友欢迎。2000年九江市第五届“老运会”桥牌赛在我市举行,当时参赛的只有5支代表队。2015年九江市第七届“老运会”桥牌赛在德安县举行,参赛队伍达10支。九江市每届老运会桥牌赛裁判工作都由我会几位理事承担,我还先后三次率领我市桥牌队代表九江市参加省老年体协主办的桥牌赛,且取得了较好成绩。 

  玩桥牌时,必须集中思想,全身心地投入,一坐上桥牌桌,任何人世间烦恼、郁闷、忧愁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双眼只会盯着手中的牌,开动脑筋,认真琢磨对方两家的牌型分布,然后准确地出好每一张牌。这项活动,运动量不大,对提高大脑思维能力、防止痴呆症极有好处,因此被人们誉为增强大脑功能的“保健操”。长期的坚持桥牌活动,使我大脑思维更加敏捷,我先后撰写了各类文章400余篇,其中有2篇、8篇、26篇分别荣获国家、省、九江市老体协优秀论文;32篇获好新闻;200多篇被各级涉老报刊采用。此外,2006年我从发表的200篇中精选出100篇文章,分议论篇、运动篇、温馨篇、长寿篇四个栏目,自费印刷《健康之路》2000册,免费赠送中老年朋友,获到大家好评。由于自己在市老年体协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先后三次被评为全市优秀共产党员。2013年、2015年、2016年分别荣获江西省、九江市、瑞昌市老年体协颁发的老年体育特殊贡献奖。更可喜的是,我从忙碌中获得了快乐和健康,28年来从未进过医院,现在我感觉到自己越活越幸福,越活越年轻,这也许是桥牌活动给我带来的福音吧! 

  瑞昌市老年体协 宋增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