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捉螃蟹

来源:瑞昌市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9-01-18[关闭][打印]

  周末,老伴煮了一锅螃蟹,全家老小围在餐桌旁津津有味的品尝着,目睹全家老小逐笑颜开,其乐融融的高兴模样,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起60年代夜捉螃蟹的趣事。 

  那是60年代困难时期,我刚从学校毕业分配到扬子江畔,赤湖水产场工作,每到秋季的夜晚,我就背着竹箩,手握电筒,跟着那些捉螃蟹的高手到五公里外的长江堤外抛石堆里捉螃蟹。 

  深夜,明亮的月光洒在抛石堆上,江边上空飘浮着一层薄薄的云纱,我小心翼翼地攀爬上青石板上,石面上沾满了不少露珠,此时不少螃蟹爬到石面上,大的有三、四两,小的也有一、二两,不少螃蟹微动的吮吸着石面上清凉的露珠。有的则从石缝里向上攀爬,有的一步一步地往前挪动。高手们先我一步,蹑手蹑脚地走到一块大石边,手电死死地照着石面上的螃蟹,不慌不忙地用自制的专用铁夹将其夹住,抛入竹箩中。也许是我脚步声惊动了它们,等我凑近时,那些小精灵一溜烟从我眼前逃脱,爬进脚下的石缝中,我不知所措。只好向老师傅们请教,他们告诉我捉蟹时脚步要轻,千万不能讲话。于是我换一处石堆,按照他们指点,猫着腰,屏住呼吸,伸长脖子,左手紧握电筒,睁大双眼,看准了就将电光照射在猎物上,右手迅速打开铁夹,将其夹稳,以雷霆不及掩耳之势,将螃蟹抛入竹箩里。 

  我们穿行在江边石堆里,往返攀爬了六个多小时,战果辉煌,都装了满满一竹箩螃蟹,此时虽然十分疲惫,右手还磨起了几个紫血泡,但内心喜悦,无法言表。妻子在家翘首盼望,长夜未眠,当我一身泥一身水回到家里已是凌晨二点多了,妻子急忙放下手中缝制的衣服,急忙打水给我泡脚,一会儿她还端来一碗煮好的姜汤,心痛的看着我说:“快喝吧,免得感冒。”喝了姜汤后,我急忙从竹箩中夹出七八只螃蟹,给孩子们吃,其余的全留在竹箩里,第二天一大早,我背着竹箩,借着月光,把螃蟹背到九江市区去卖,换回不少生活日用品。 

  50多年过去了,但夜捉螃蟹的这一趣事,我终生难忘。

  瑞昌市老年人体育协会 宋增民

下一篇:眷恋连环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