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爱妻无尽时

来源:定南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8-12-25[关闭][打印]

  陈振怀/定南 

  黄月井,我的爱妻。相识时我已二十七岁了,你十九岁。我当时因家庭成份不好,月工资只有34元,无论是政治条件还是经济能力要在城里组织家庭是比较困难,所以我决定选择到农村去安家落户。月井是独生子女,这就更使我满意。认识不到一个月,我们就到公社领了一张结婚证。我们的结合既没有花前月下甜蜜的恋爱,也没有喜气洋洋盛大的婚宴,只是领了结婚证,在我工作单位的单身宿舍里住了几天。你又毫无怨言地又回到你娘家参加生产队劳动去了。 

  到一九七七年,我们第三个儿子出生了,你吵着要我带你回老家过年。你调侃地说:“你是不是逃犯来到定南,为什么这么多年不带我回老家看看。人们常说丑媳妇总要见婆婆的。”没办法我只好带你回家。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我给你穿的大皮鞋,是我在县农机厂工作时,领的劳动保护鞋。你身上穿了一身半新旧的衣服。那时交通也不发达,从定南到永新县要三天。我们像难民一样风尘扑扑地赶到家。妈妈见我带回三个孙子来了,很是高兴。在家里还为我们补办了几桌结婚酒席。不过,她看到你穿得这寒酸,特意把我叫到房间里责怪我:没有很好对待你,连一身衣服都没有买给你。在责怪我的同时,马上为你量身定做了一件灯芯绒的衣服。当你穿上妈妈给你做的新衣服,你很感谢妈妈的同时,对我并没有过多怨言,只是轻轻地说:“倒架子了吧!” 

  风雨同舟48年,在这48年里,前15年你完全在娘家和你父母住一起靠劳动挣工分来养活三个儿子。到一九八四年,我晋升了工程师。你母子四人顺利的吃上的商品粮,你也安排在县农机厂工作。 

  我们一家五口团聚在一起生活。本来很幸福的。但因两人的个性都比较要强,经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而争吵,我得理不饶人,惹你生气。正如儿孙们常在私下议论,母亲比父亲更大气。是啊!你真是天地无私心底宽。你把老家的征地款二十几万元,一分不留全部拿出来,将原住的一层平房改造成七层钢筋水泥的房子。同时你为了给长孙提供好的学习环境,特意为他装空调,他考上了大学你又拿出1.2万元供他上学。儿子提出:将最小的孙子的姓跟你姓黄,继承黄家的烟火。你一口拒绝了。你说:我既然是陈家的媳妇,这个家就不应当出现两个姓,如果有二个姓家庭矛盾就多了。这是一位母亲多么博大的胸怀。 

  你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太多,而我对你确实关心得太少太少。你生育了三个儿子,坐了三次月子,我连一只鸡一个蛋都未买给你吃,都是在你娘家艰难度过。所以,我要感激你对我的一片忠心和痴情的同时,更多的是要对你忏悔,但这迟到忏悔又有什么用呢?你终究因劳累过度,于2017年9月24日心肌梗死,永远离开了我们。我千声万声呼唤你,爱妻黄月井啊,我对你的思念无尽时。

下一篇:夫妻喜团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