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丁香

来源:南昌老年人体育协会发布时间:2017-10-10[关闭][打印]

  洪峰/南昌 

  “五月丁香花满枝,芬芳流荡紫云飞”,又是丁香花开时。 

  飘过朦胧似雨的晨雾,小区的丁香花已绽满枝头,四处弥漫淡雅而清新的幽香。花开时日,每临傍晚,散步花下的我,着实令我心醉。 

  初夏,盛开的鲜花不少,但我对花期短暂且素雅的丁香却独存虔敬爱恋的心境。不是因为它先报花讯最早为我带来夏日韵味,而是它让我心中浮泛起一丝挥之不去的忧怨情愫,脑海萦回着我曾经的一段伤感往事。 

  在我青春年少时,喜欢读戴望舒先生的《雨巷》那首诗,我脚下这片土地,三十年前也曾是条悠长而又寂寥的小巷,我家便在小巷深处。那年离家十年的我从大山中回城,在这小巷中遇见了一位像丁香一样令我爱慕的姑娘。那年她20岁,质朴清纯且与我为邻。她时常关照我垂暮而孤独的外婆,让我十分感动,渐渐地对她动情也动了心。 

  七十年代末,我在市郊某厂做工。由于恢复高考,社会形成了崇尚知识、学习文化的风气。在我俩言谈中,她鼓励我去考大学,还通过熟人为我买了一堆高考复习资料。其实我知道,这些书只能让我弥补部分欠缺的文化素养。我仅有小学文化程度,并不敢奢望考大学,但心底仍存向往,所以也一直在用功努力。 

  那段时日,每当一道镜光从我窗口飘进,她便在丁香树下等我。我俩就会出现在公园里,或影院内,一起谈文学、看电影、聊家常、吐露心语,那怕是寒冬腊月风雪漫天……那年头,我俩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没有你来我往的情书,但我俩的情感真真切切。终于等来了那一天,在绵绵春雨中,我俩但纯洁的爱情在丁香树下相约,羞涩的许下了一个美好的心愿…… 

  然而,青鸟不传月老信,丁香空结雨中情。或许那年丁香开的不是传说中那种能带来祝福和好运的五瓣花朵,因此我高考未能如愿,转干调人武部工作也落空,我接连失去了两次改变人生的机会。她家长辈顾虑她的幸福,认为家境卑微,陋室荀安,且面临下岗风险的我绝非佳偶,出于人之常情对她的选择亮了红灯。此后我俩的情谊便充满着忧郁、惆怅,带着梦般的愁绪,最终就像被盛夏的暴雨揉碎了丁香花,殆落的花瓣,如同她晶莹的泪珠,飘落在我心中。 

  此后,承负压力的她选择了离开,悄然远走他乡,而我仍然生活在小巷的深处。“芭蕉不展丁香结,同向春风各自愁”。改革开放后小巷成了小区,丁香花依然年年绽放,而那段过往也成为我永远的回忆。 

  “老妈,今年的丁香开的是五瓣花朵!”邻居家小女孩银玲般的声音传入我耳中,顷然间,我仿佛见她在那紫翠白皙的花丛中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