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奥运会传奇

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16-06-16[关闭][打印]

  古奥运会圣火熄灭后的1000多年间,奥林匹亚运动场静静地沉睡着,几乎被人们忘却。公元1776年,英国考古学家在勘察中发现古奥运会遗址。随后其它国家的学者也闻风而至,文艺复兴后的欧洲迅即兴起了一股“奥林匹亚”热。此后,复活奥林匹克精神、复兴奥运会的呼声与日俱增。在法国教育学家顾拜旦的不懈努力下,1894年6月16日至23日,12个国 家的79名代表在巴黎举行了“恢复奥林匹克运动会大会”。大会决定每隔4年举办一次奥运会。 

  1896年4月6日,当希腊国王宣布第1届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在雅典开幕时,场内7万人欢声雷动,礼炮齐鸣,奥运会由此复兴。但遗憾的是这届奥运会没有女选手参加。311名清一色的男选手代表13个国家参加田径、游泳等9个项目的赛事,但这届奥运会奖牌只颁给前两名——银牌给冠军,铜牌给亚军,因此,被后人称为“没有金牌的奥运会”。 

  1900年在巴黎举行的第2届奥运会可谓“不堪回首”。这届奥运会被主办者作为附加物硬塞进了为时5个月之久的巴黎万国博览会。比赛条件十分简陋,游泳选手就在脏兮兮的塞纳河里比赛。而马拉松的冠军得主则是对巴黎大街小巷熟悉的一家面包房的送货少年。11名女选手代表女性首度参赛,成为了这届奥运会惟一的亮点。 

  1904年第3届奥运会首次离开欧洲大陆移师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市。由于路途遥远,只有12个国家的68名选手参赛。本届比赛组织得相当混乱,比如马拉松冠军就因中途乘车比赛而被取消比赛资格。而这项冠军的最后得主也承认自己服用了马钱子碱,这也许是现代奥运史上首例服用兴奋剂事件。1908年的第4届奥运会在伦敦举行,但不幸的是赛场上爆发了“意想不到的纷争”。不知什么原因在主体育场悬挂的国旗中惟独没有美国国旗,在开幕式上美国代表团的旗手在经过主席台时突然把队旗降下一半,以示报复。美国观众随即发出的“野蛮的喊叫声”,令英国人大为光火。400米跑决赛中,仅剩下1名英国选手和3名美国选手“过招”,英国裁判先以阻挡为由取消了一名美国选手的参赛资格,另两名美国选手随即罢赛,于是英国选手温德汉姆·哈斯威尔独自跑完了全程,获得了金牌。在最后的马拉松比赛中,英国人竟然用担架把早已精疲力竭的意大利运动员多兰多·皮埃蒂架过终点线,为的是不让紧随其后的美国运动员约翰尼·海斯夺得第一名。虽然组委会最终宣布冠军仍归美国人约翰尼·海斯所有,但是英国人和美国人的这场明争暗斗却给现代奥运会留下了极不光彩的一页。 

  1912年的瑞典斯德哥尔摩奥运会称为“斯堪的纳维亚高效率的平静而纯洁的盛会”,惟一的政治风波是自1809年以来一直在俄罗斯统治之下的芬兰要求在参赛时升自己的国旗。国际奥委会冒着得罪俄罗斯的风险同意了芬兰的这一请求。为此,在古典式摔跤的半决赛中,为民族尊严而战的芬兰运动员阿斯基亚竭尽全力地与他的俄罗斯对手克莱恩上演了一场“龙虎斗”。比赛历经11个小时方分出胜负。俄罗斯选手虽然获胜,但因耗尽了体力,无法参加第二天的决赛,结果东道主运动员在决赛中不战而胜,获得了这枚金牌。本届奥运会最著名的选手是美国印第安人吉姆·索普,他获得了五项全能和十项全能两枚金牌,并获得跳高第5名和跳远第7名,瑞典国王古斯塔夫五世在颁奖时称他为“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员”。但后来国际奥委会发现索普为了赚钱担任过小型棒球联盟的球员而并非业余运动员,便追回了金牌。直到1973年美国体育联合会恢复了索普业余运动员身分9年后,国际奥委会才将金牌交给了他的家人。斯德哥尔摩奥运会创造的新的“斯堪的纳神话”使人们对奥林匹克充满了乐观精神,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殷切之情期盼着1916年柏林奥运会的到来。然而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导致了第6届奥运会被迫取消。战后比利时举办的1920年第7届奥运会拒绝了挑起战争的德、奥等国的运动员参赛。为了纪念在大战中的遇难者,开幕式上燃起了火炬。这一形式成为了以后奥运会点火仪式的雏形,也成了奥运和平精神的象征。?由于战争刚刚结束,主办者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因此在开幕之日主体育场还没竣工。游泳和跳水比赛只能在护城河里举行。最有意义的是本届奥运会首次使用了蓝、黄、黑、绿、红的五环会旗。为表彰顾拜旦对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所作出的贡献,国际奥委会决定将举办第8届奥运会的荣誉授予他的故乡——巴黎,使之成为第一个有幸承办两届奥运会的城市。在1928年的阿姆斯特丹奥运会上,女运动员首次被允许参加田径比赛。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女子800米赛跑,因为当时许多人认为女子跑这么长的赛程,会加快女性衰老。虽然德国女运动员莉纳·拉德科赢得了这枚金牌,但由于一些参赛运动员虚脱,这项赛事还是被取消了整整32年,直至1960年罗马奥运会之前,200米一直是赛程最长的女子田径项目。 

  1932年的第10届奥运会在美国洛杉矶举行。由于经济大萧条,美国国内对此没有多大兴趣,当时的胡佛总统也拒绝出席开幕式。几经周折,总算有来自37个国家的1048名运动员参加了这届大会。值得一提的是,中国首次派出选手参加了本届奥运会。此前国民党政府曾一再表示不派人参加,于是日本当局利用这个机会声称要派人代表伪满洲国参赛。于是爱国将领张学良慷慨解囊,出资8000大洋资助短跑选手刘长春赴美参赛。东北大学体育系主任宋君复等2人出任教练兼领队,一同前往。经20余天的长途跋涉,他们在开幕式前一天才赶到。刘长春匆匆上场,预赛就遭淘汰。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也遇到了麻烦,希特勒的反犹太主义政策和宣传纳粹的力量引起了美、英、法等国的反感,许多国家都曾考虑过抵制这届奥运会。虽然德国获得了不少金牌,然而在田径赛场上除铅球、标枪和链球外均与金牌无缘。特别是美国黑人选手欧文斯的出现更扰乱了希特勒的金牌梦,这位天才运动员轻松夺得了100米、200米两枚金牌和4×100米接力冠军。最后的跳远赛中,希特勒责令德国运动员鲁茨朗克击败欧文斯。决赛的第2次试跳时,欧文斯跳出了破纪录的7.84米,而鲁茨朗克又以7.87米再破欧文斯的纪录,纳粹以为金牌在握,竟奏响了德国国歌。受到刺激的欧文斯奋力一跳,竟把奥运会纪录提高到了8.06米。在领奖台上,他挥动双手昂首挺胸面对神情沮丧的希特勒。有人称这届奥运会为“欧文斯的奥运会”。 

  1940年的第12届与1944年的第13届奥运会,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被迫停办。1948年,硝烟刚刚散尽的伦敦主办了第14届奥运会(日本和德国皆未被邀请)。由于战后经费不足,奥运村由皇家空军的兵营改建而成。?尽管如此,劫后余生的人们对和平奥运会仍表现出了巨大的热情。59个国家的3714名运动员参加了盛会。捷克短跑名将扎托帕克的话说出了当时世界人民的心声:“奥运会的复兴如同太阳冉冉升起,1948年我走进奥运村,突然边界和障碍都不存在了,只有欢聚一堂的人流,这个世界充满了温暖。”在第15届奥运会上前苏联首次亮相国际体坛。虽然在奖牌总数上以71∶76屈居美国之后,但在1956年的墨尔本奥运会它,便还以颜色,奖牌总数以98∶74胜出。其间美苏间谍机关还利用物质诱饵拉笼对方选手。进入上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奥林匹克运动业余化名存实亡。原因是前苏联和东欧国家是由政府负责运动员的生活,而成千上万的西方运动员也开始获得变相资助——奖学金。国际奥委会最后只得视而不见以示屈从。 

  1960年罗马奥运会期间,由于现代传媒的发展,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夜以继日地播放比赛录像,西欧电视台也向观众直播部分赛事。这从根本上改变了奥运会的性质,它不再是一种局限于少数观众的娱乐运动,而是一个有几亿人关注的全球性盛大节日。1964年,东京为举办第18届奥运会投入30亿美元的巨资。高投入给日本带来了巨大的回报。奥运会不但使东京的面貌焕然一新,改变了日本作为战败国的不利地位,同时也显示了其巨大的经济潜力。在1968年的第19届墨西哥奥运会上,200米跑获胜选手美国短跑名将托米·史密基和约翰·卡洛斯在领奖时,举起了戴着黑色手套的双拳,以抗议美国政府的种族歧视政策,结果引发了全场骚乱。最后他们被取消了签证,押送出境。在慕尼黑举办的第20届奥运会最惊心动魄的一幕发生在1972年9月5日凌晨4时20分,3名巴基斯坦“黑九月”恐怖分子跳过了警戒线进入奥运村,迅速绑架了11名以色列运动员作为人质,与警方对峙了一天,杀死了其中的两名运动员。晚上,警方同意了恐怖分子的要求,给他们准备了两架直升飞机。警方计划在恐怖分子从直升飞机下来走向飞往开罗的大型客机途中,将他们制服。但该计划最后落空,于是警方只得发起强攻。结果余下的9名以色列人质无一幸免地被全部枪杀,同时5名恐怖分子被击毙,一名警察罹难。这起奥运史上前所未有的惨剧使只进行了11天的奥运会面临巨大的挑战,国际奥委会没有向恐怖分子屈服,在为罹难选手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后,比赛又重新开始。由于这一惨剧,在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上,整个蒙特利尔简直变成了一座戒备森严的兵营,全市共部署了1.6万军警执勤。由于安全方面投入巨大,致使这届奥运会严重超支,从预期中的3.1亿美元增加至15亿美元。之后的1980年第22届奥运会在莫斯科举行之时正值前苏联入侵阿富汗不久。因此,有美国等62个国家集体抵制这届奥运会。轮到美国于1984年主办第28届奥运会时,以前苏联为首的14个国家还美国以颜色,集体抵制洛杉矶奥运会。这届奥运会最引人注目的是中国在相隔52年之后,又重新出现在奥运赛场上,与第10届奥运会刘长春单刀赴会不同的是,开幕第一天许海峰就在自选手枪比赛中夺得本届赛会的第一枚金牌,这是中国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备受世人称道的是洛杉矶市政府组成以彼特·尤伯罗斯为首的组委会实行商业化运作,拉到一大批赞助,开创了不花政府一分钱举办奥运会的先河。国际奥委会也从此开辟了一个巨大的财源,从此届奥运会获取2.7亿美元的电视转播费始,到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该项收入已达6.3亿美元。 

  备受世人称道的是洛杉矶市政府组成以彼特·尤伯罗斯为首的组委会实行商业化运作,拉到一大批赞助,开创了不花政府一分钱举办奥运会的先河。国际奥委会也从此开辟了一个巨大的财源,从此届奥运会获取2.7亿美元的电视转播费始,到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该项收入已达6.3亿美元。1988年的汉城奥运会,在萨马兰奇主席的反复劝说下,国际奥委会终于放弃了奥运会必须是业余比赛的要求。1992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举行的第25届奥运会正值冷战时代的结束,世界格局出现了新的变化。前苏联解体后最后一次以独联体的形式统一组队参赛。东、西德亦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统一的德国,南非被排斥在奥运大家庭之外30多年后终于重返国际体坛。由于连续几届奥运会的成功举办,特别是其完成了由赔钱苦差事变为赢利大商机的转换后,奥运会举办权成为了全球关注的热点。由1998年的亚特兰大与雅典间的“申奥”之争,到2000年悉尼、2004年的雅典、2008年的北京获得主办权,无一不经过一番龙争虎斗。今年8月13日,第28届奥运会即将在雅典举行,历经百年沧桑的奥运会终于又回到了它的发源地。108年以来,战争、政治、经济、恐怖主义等问题不断地困扰着奥运会,然而,奥林匹克运动作为人类文明的象征正越来越发扬光大。顾拜旦在一个世纪前所颂扬的宗旨——“在友好的竞技中使各民族更加接近,这就是奥林匹克竞赛。”像希望之光穿过岁月的迷雾,重新照亮雅典奥运、北京奥运,照亮世界体坛。